殊琰

聊将锦瑟记流年.

随笔·一天

陆青灯:

哒。
分针指向半圆,时针停在数字九和十之间。
女孩咽下杯子里的最后一口牛奶,关上台灯,双手成团呵了呵气,然后缩回了被子里。
她在黑暗里摸索着,从枕头下摸出了自己的小包,涂上护手霜,滴好眼药水,再带上蒸汽眼罩的瞬间,薰衣草随着蒸汽悄悄逃出,弥漫满了窗外的月色。
手机响起微信提示音,她在安顿好自己的同时掀起眼罩的一条缝,滑开解锁查看。是来自爸爸的一条留言。她打了几个字,又觉得不妥,遂用语音发去:“老爹我睡啦 明早给你回复 爱你晚安” 然后纤长的手指行云流水地点开微信的收藏夹,再点开那张不敢保存到太过于显眼的手机相册里的那张照片。
她戳了戳照片里除了她以外的那个人的脸,轻声道了一句晚安。
然后将手机一扔,翻身沉入梦乡,连来自父亲的那条纳闷她转性早睡的语音都抛之脑后。
今晚月色很好。所以她想和她心里的人早些在梦里相见。
-
叮零零。
闹钟在六点二十五分准时响起。今年冬天的步子走得有些慢,天还是沉沉的黑。女孩悠悠转醒,看着天色,没有丝毫迎接寒冷的动力,于是又拢着被子赖了五分钟的床,直到楼下黄花梨大钟代表七点半的钟声响起。
她揉了揉眼睛,滴入清凉的眼药水帮助清醒,再一件一件慢吞吞地套上那套睡前熨得一丝不苟的校服。
白衬衫,苏格兰格子百褶裙,过膝袜。她在镜子前端详了许久,又从首饰盒里挑出一支别致的胸针,扣在心口上两厘米。
浴室的灯只开一盏就是柔和的暗黄色,一点也不扎眼。她把长发一把扎起,迷瞪着眼睛开始洗漱,再一步一步上好打底的护肤步骤。浴室的灯再打开一盏就是光线正恰当的明黄色,适合看清妆容。女孩拍了拍自己因为九个小时充足睡眠而容光焕发的小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出六颗牙齿——八颗看着傻气而且显脸大。
净素面,描蛾眉,点朱唇。
想着心里喜欢的人而一点一点上妆,应当是个幸福的过程。想起昨日看到的学校外新开的一树春花,她抹上了那款号称桃花色的唇膏。
怀揣心事的女孩,淡妆浓抹都是相宜的。
给头发抹上发油,再用预热好的卷发棒,一点一点拉出漂亮的弧度。理顺,再梳散。最后用藕色的蝴蝶结点缀。
她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满足一笑。
显空腹喝一杯清水冲淡胃液,然后把当作早餐的面包和芝麻糊扔进微波炉里,微波炉就开始自顾自地转动了。趁着设定了两分钟的时间,她随手冲了一壶花茶到保温杯里。
芝麻糊很暖,面包很软。但她似乎忘了什么。
在拿起书包走出家门的一瞬间,她灵光一闪。从房间的架子上拿下那个擦拭的一尘不染的瓶子。
兹兹。香气缭绕。
坐到了车上女孩还在想,一会就能见面,早起半小时梳妆打扮似乎也很值得。
-
当当当。
第二节课下课的铃声响起。女孩慢悠悠地收拾书包走出教室。
等一下见面要怎么打招呼呢?是单纯的早上好?昨天的比赛打得不错?数学作业第九题怎么写?还是直接一句我喜欢你?
洗手间的镜子上清楚地映出自己的脸,妆容精致,毫无破绽。她拿面巾纸压了压稍微有些出油的鼻翼,掏出一颗粉色的香体糖,嚼碎,感受着带着玫瑰味的甜绽放在自己的舌尖。
拐了个弯,她又慢吞吞地走入教室,挺直了腰板,甩了甩长发,余光瞥了一眼前面两排在聊天的那个也穿着白衬衫的男孩。
“早。”他扬声。
“早。”她回答。
太普通了。不能给他留下印象。她暗自懊恼,又因为他主动打招呼而偷着在笑。她知道,一天的心情都会因为这一句招呼而变好。
拜老师所赐,四人一组坐一桌,男孩坐在女孩的斜对面。她借着书页的遮挡,悄悄看他好看的正侧面。
他真的好好看。除了好看,没有什么能形容的那种好看。
手里的书页正好翻到了这一首诗。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summer' 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莎翁的这首诗不太应景,毕竟现在冬天还拖着尾巴,但只要她看着他就知道夏天已至。
-
叮。
学校微波炉停止加热。女孩拿出已经热好的午餐。炒鸡蛋,火腿,西兰花,很丰盛。
她在平常坐惯了的位置落座,和朋友们打了声招呼。目光不动声色地飘向另一边,在余光的尽头,是她一眼就能认出来的他的背影。
所以她才喜欢这个位置,私心满满又欲盖弥彰。
他拆开一罐牛奶,仰头喝着。多喝牛奶,快高长大。
她也拆开一罐牛奶,小口啜着。多喝牛奶,还能长胸。
女孩看着他,长叹了一口气,忍不住把额头抵到身旁坐着的朋友的身上,摩擦摩擦。
“怎么了?”他们关切。
他太可爱了。把我可爱病了。
她摆摆手,这种少女心事当然不能说出口。
-
咣。
储物柜的门一把关上。她的僚机靠在一旁的柜子上,塞着耳机随口问道:“你不回你自己教室老来我们这晃荡干什么?”
“我去找教授问作业的。”她理所当然。
“别扯了,就是来偷看呜呜呜!”他话音没落就被女孩一把捂住嘴,而话题围绕的那个人正从他们打闹着的身边走过。
她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姿势有多让人想歪。
“要死哦!”她等他走远,朝他吼道。
“切。”他又带上耳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问作业的时候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眼睛是看着课本里的内容和艾伯特的实验图,可心实际早就已经飘到最后一排的那个男孩子身上去了。她匆匆结束和老师的对话,正欲走出教室,又停下了脚步,看着他,故意问了一句:“你剪头发啦?”
他抬头一笑:“对啊。”
她报以一笑,满足地走出了教室。
看一眼,看一眼就很好,能聊上天自然最好。
这是她藏着的心思,不让谁知道。
-
啪。
放学后网球与地面接触反弹再迎上球拍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教学楼。虽然网球季早已过去,可他们专业队的几个王牌总喜欢在课后再去打一两场,以免手生。
女孩抱着教科书路过网球场,在树荫下停了片刻。
他是网球专业队的第一名,毫无疑问的佼佼者,是在这片区域间都出名的选手。
发球,触底,反弹。网球在空气里划出漂亮的弧度,在她面前着陆。
那是赛点。
6-3
她见证了他又一场没有悬念的胜利。
他站在冬天还有些刺骨的阳光里,拿着球拍朝她走来,似乎想和她说些什么。女孩看着他一步步走近,那是她承受不了的太耀眼的样子,女孩转身就走,几乎落荒而逃。
“打得不错。”她拿出手机,这么给他发了过去。不让他看到自己绯红的脸。
假如太喜欢了,就会失去从容。她突然有点想念之前心如止水的自己。
-
唰。
水流从水管里流出,被杯子接入。早上那壶在学校早已喝完了,回到家后她又泡了一壶。
女孩喜欢在下午的时候洗澡,然后一边将长发晾干一边写作业。
今天的作业不多,写完了之后有些无所事事。女孩点开老师分享的明天要考试的化学笔记。现在时间还早,不临时抱佛脚的人在学生里并不占大多数。所以这个时间和她一起共享笔记的只有寥寥数人。
一起上自习的那个眼镜学霸。今天没有训练的篮球队队长。化学老师的二女儿。鼠标移到最后一个头像,显示出名字,还有他。
她犹豫了一下,拿起手机:“hey.你在写作业吗?”
这次要等多久?上次是两小时,最短纪录是一小时。
“刚写完。你要什么资料吗?”才五分钟。她吓了一跳。
“对一下数学答案?”
“好。”他回得干脆。
他们是比肩拿奖状的优等生,对答案什么的也不过就是走个形式。
在指正他做错的一道细节题之后,她又想了个话题:“看了你比赛,打得不错嘛。”
“我也看到你了。想叫你一起打结果你就走了。”
“我就算了吧,毫无运动神经。那些不用动的运动我还能试试。”
“那下次试试高尔夫。”反正他也是高尔夫球队的ACE。
“下次再说。”她控制住自己快要脱出框的笑容,故作冷静。
谈话一般到这就可以结束了,她才把手机放到一边,没想到短信提示音又响了起来,女孩忙拿起手机。
“你明天早上几点来学校?”
“我早课结束了,七点四十五吧。”她虽不解,却没多问。
然后他就再没回复了,她也习惯他这样有头无尾的回复方式,放下手机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秒回是他难得的美德,而能多聊几句也是生活里少有的惊喜。
-
哒。
二十四小时过去。又到了十点半。
女孩合上记录着生活的手帐,收拾好桌面。
做好一切睡前准备,她咽下最后一口牛奶,安然地盖上被子。窗边挂着的月亮依旧明亮,树影婆娑,是夜里独有的美感。
早点入睡,我们就能早点再梦里相见。
【END】

【小番外·聊天记录】
来自ADS message:她说明天七点四十左右到学校 你们差不多七点半就该准备好了啊

来自格林绿 message:知道了 为了你这个家伙我居然要放弃半小时的睡觉时间 真是不可思议

来自橄榄球七号 message:这家伙难得开窍了 我们做兄弟得得帮忙 你以为和你一样 花花公子一个啊

来自格林绿 message:说他就说他 扯我干嘛

来自NicWofy message:一切就绪

来自ADS message:那我明天的人生初告白就交给你们了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写了一个女孩暗恋自己喜欢的男孩而不停完善自己的过程和藏在平淡校园生活中的小心动 后期想到了新的会有改动 希望可以写到每一个心里有那个人又不敢说出来的女孩得心里 祝你我都可以和文里的女孩那样幸运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

评论

热度(47)

  1. 陆锁陆青灯 转载了此文字
    4#
  2. 殊琰陆青灯 转载了此文字
  3. 陆蒹葭陆青灯 转载了此文字
    新鲜出炉的可爱的小故事💕